時空忍術的秘密

主动漫类:cosplay/手办/周边/动漫音乐,
欢迎投稿(限动漫类),不喜勿粉定期撤粉

 

【音乐杂谈】从wands《piece of my soul 》谈起|上杉升&柴崎浩

喜欢上杉升
灌篮高手的粉丝路过

旋转木马的音乐盒:

转载,对于这篇杂谈,我有些感受,玩自己的音乐,走自己的路,发自己的帖,enjoy分享的过程,直到世界的尽头,追寻梦想的步伐永不言弃.


Winter Heliotrope:



作者:柴斯卡;来源:网易博客;时间:2011-07-30 22:28:57




一、wands-piece of my soul
  《piece of my soul》全碟,最有名的便是Slam Dunk的片尾曲《直到世界尽头》。其余的,在国内,至少在2010年的国内,知者寥寥。我初听wands,也是十年前在《Slam Dunk》里,当年还买过他们的盗版磁带。再听,则是最近两年的事情了。网络上关于他们的介绍,基本停留在《直到世界尽头》一曲,往宽了说,也就是他们一期的一些诸如《もっと强く抱きしめたなら》的大众情歌,解散数年后,却以这样的形象定格在了人们心中,这不能不说是相当可惜的一件事。 
   
  wands的前几张碟,也就是一代键盘大岛康佑(这位仁兄发型非常有喜感,推荐找图来观赏)尚未离队的一期,是以口水歌为主的。和Hide毕业于同所高中的上杉升,凭借其……(事实上,我有点找不出形容词了,你可以说我孤陋寡闻,但我至今认为上杉升是最NB的歌手)的声音迅速将wands的人气引爆。在通往流行音乐巨星的路上,彼年19岁的上杉升凭借其声音中无与伦比的男性魅力和英俊潇洒的相貌唱着最流行的调儿迷死了数以百万计的女人,《时之扉》单曲销量迈过200万,织田哲郎还为他们写了首国民级的《 世界中の谁よりきっと 》,由wands和国民级美女中山美穗(就是《东京日和》里面竹中直人的妻子,《情书》的女主角)合作。中山美穗女士非常勇敢地让上杉升在这张“合作”单曲里给她当伴唱。啧啧,这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和实力啊,除了织田哲郎,竟然还有人敢让上杉升做伴唱。此事件的直接后果是大岛康佑被气得甩手走人,wands走向二期。 
   
  wands二期键盘手由柴崎浩音乐学院时的同学木村真也代替,他秉持了上一代键盘手的良好传统,坚定不移地(在形象上)给柴崎和上杉做陪衬。(插一句,三期时他由于视力恶化加之事务所的要求,终于不情愿地摘下了他的那副标志性的大眼镜换了副墨色的眼镜,乍一看竟然有了碇员渡的感觉……)上杉升则是决意做个摇滚的男人,换上了Axl Rose look,对比他今日的……民族视觉系,很多人都不由得慨叹起岁月的无情。有了一定人气积累的wands,在《 Little Bit 》过渡后,开始逐渐向真正的摇滚乐团进行转变。毕竟真正的摇滚歌手不会希望唱着动人的情歌深情一辈子,真正的吉他手也不会希望一直一直地创作流行口水歌,如果一支摇滚乐队只拥有热烈呼唤着慢板情歌的女歌迷,那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侮辱。柴崎浩学电吉他的原因是受到loudness的冲击,若再像以往那样继续,他连高崎晃和Steve Lukather都对不起,更别提自己;上杉升的偶像是Kurt Cobin,那是一个为了摇滚去死的神,他因此更有理由“I hate my soul,and my heart”。 
   
  最终,就出现了这张转型时期的产物《piece of my soul》。它不是什么划时代之作,它只是代表了一个就要破茧而出的乐团的成长,那份音乐中所流露出的真诚与热情是分外动人的。他们不想再扮演“摇滚情歌王子”的角色,他们想要成熟起来,做真正的音乐人。对我而言,wands是命中注定的乐团。我可以听到很多更成熟更动听的唱片,也可以以资深装逼者的姿态跟在一大群人后面高呼“XXX神作!”,却执着地相信只有《piece of my soul》才是真正属于我的作品,虽然它的编曲基本由叶山武完成(这是一直以来我竭力回避提到的一件事……),受一些美国乐团的影响过重而使风格中不乏刻意的成分,《直到世界尽头》的pv里更是极其突兀地出现了Guns n' Roses 的《Don't you cry》中吉他自山顶滚下的镜头而把这支pv搞得有些山寨,但是,在看那一时期wands的live视频时,常常会觉得很亲切、很投入。他们不是什么受人膜拜的摇滚神话,也不是用门牙磕话筒的摇滚神经,和我之间没有太大的文化差异,就像生活中能遇到的男孩。你不必痛哭流涕地去崇拜,你只需热情洋溢地去喜爱。几张唱片按顺序听下来,你会听到他们的成长与蜕变,并在其中找到属于你自己的情感共鸣。上杉的歌词也在逐步形成个人风格,走向沉思与内省。 
   
  不幸不幸,因为转型,他们失去了一批歌迷。但这对他们而言本是无妨的,因为这正是他们成长的绝佳时机。可一看being对这件事的处理,你便能明白为何being系最终走向穷途末路,从某种意义上讲,长户大幸的目光十分短浅。他想使being系保持一种统一的风格,所以当一个当红炸子鸡出现波折,他就慌忙地开始干涉。不巧1994年上杉升的偶像Kurt Cobin轰烈燃烧,他的自杀震撼了上杉那颗理想主义的心灵,于是上杉铁了心要和being抗争到底,最终的结果是,柴崎跟着他一起离开wands。那是1996年6月,前一年,他们在排行榜上和B'z在一整年的时间里保持不相上下的势头,后一年,B'z推出《calling》吹响王者号角,being系走向衰落,木村真也决意把wands继续下去,着手寻找新的主唱和吉他手;being公司,依旧孜孜不倦地把他们没发表的作品拿出来骗钱。而他们自己,顺从了内心的选择。 
   
  二、ai.ni.co-《セイレン》 
 


  1997年11月,上杉升和柴崎浩再出江湖,愿望是“做出绝不输给外国音乐人的摇滚大碟”。这次他们组了一支叫做al.ni.co的乐团,风格定位为grunge,后期则逐渐转变为另类朋克。上杉作词作曲,柴崎编曲。al.ni.co的意思是“铝镍钴磁合金”,这是用作电吉他拾音器的一种永磁体。25岁,上杉升放弃了国民偶像无限风光,从大会场转到live house里以他蜕变的唱腔呐喊着,彻底剥开那层“日本摇滚情歌王子”的外衣,形象日益粗犷。他要唱出真正的自己,自己,自己。他的吉他手,选择了紧紧跟上。 
   
  这两个年轻人的al.ni.co不是什么名垂青史的名团,他们注定不会被印上盗版T恤上成为文化符号,并且确确实实淹没在层出不穷的乐队中并且在2010年的现在已经被世人遗忘了个干净了,连拍成纪录片的价值都没有,但他们依旧是我心中的传奇。摆脱了主流大厂牌的束缚,上杉升和柴崎浩开始积极进行自己在音乐上的探索。说是向Nirvana致敬,个人以为这只是在个别曲目上有所体现,柴崎浩的独到编曲赋予了它们独特的柴崎浩式的灵魂,他的风格正在逐渐显现。很多人总是说,我不走红是因为我不愿意走红——但是谁也不知道你有没有走红的能力,毕竟你从来没能驰骋排行榜。从豪华轿车钻出朝着因激动过度而哭泣不已的歌迷挥手,走到哪里都是尖叫一片,年纪轻轻,有型,有名,有钱,这种生活,他们自己丢弃了,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有那么一段日子,甚至忘了开live的感觉”。他们尝试着在马路上录制作品,甚至还要被醉汉吐口水;最后大碟《セイレン》发表于2001年,销量只及辉煌年代的零头。制作周期很长;每首歌皆是心血之作;上杉升的歌词格调很高,他俨然已是个诗人;柴崎浩连贝斯和programming都自己包办了;三支风格诡异的pv也令人印象深刻 。他们竭力追求着音乐上的自由。 
   
  《セイレン》是我最喜欢的唱片。最先发表的《TOY$!》中,Nirvana的痕迹还有些过重,待到《Living For Myself》、 《Prayer》、《Suicide Solution》这几首,已经令人印象深刻,演唱与演奏天衣无缝的配合,无懈可击。《カナリア》这首,则是我心中永远的神作。可以说,这是一张不幸珠玉埋泥沙的作品。看al.ni.co的live,同样会有一种亲切感与投入感。若能够为理解自己的听众演奏代表了自己理想与理念的作品,即便观众人数少一些,也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抛却杂念去追逐自己真正想要的,这才是货真价实的摇滚精神。 
   
  我现在也常想,如果他们不是在日本,al.ni.co可能不会以这么一个尴尬的姿态收场。只能说尽管日本有为数众多的摇滚乐队,但媚外心态严重的岛国国民恐怕是不能独立自主地欣赏他们的作品的。如果他们是美国人呢?也许岛国立刻就会把他们奉为了不起的音乐人吧。况且这支乐队的主唱失却了讨喜的外形,歌词也总是关于沉重的话题;他们也没有八卦绯闻,丝毫没有摇滚明星的范儿。所以al.ni.co的最终结局依旧是,解散。然而,受着al.ni.co影响的人却还是存在的。有一对高林兄弟,直到现在始终在执着地进行着al.ni.co的致敬演出,表演着他们喜爱的al.ni.co,对于他们而言,“上杉升和柴崎浩”是对他们影响最大的人。 
   
  2002年,柴崎浩开始个人活动,为相川七濑、西川贵教等人担当伴奏,也以作曲家的身份活跃着,重新成为了主流乐坛的一份子;上杉升则销声匿迹。几年后,上杉在猫骗的会刊上表示,al.ni.co的解散不是出自他的本意。至今,我们都无从知晓二人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上杉升和柴崎浩,再也没有合作过。 
   
  三、abingdon boys school和猫骗 
  在al.ni.co和abingdon boys school之间的几年,我们只能在T.M.R的live上看到柴崎的吉他演奏;他自组了一支自娱自乐的strange egg,亲自担当主唱,并且把很多精力投到了session表演上。在聚光灯背后,他同样自我修炼着。2005年,柴崎浩加入了西川贵教新组的、囊括了数位顶级乐手的乐团abingdon boys school。此团初步定位合成器流行,却也不乏金属元素在内,筋肉少女带的长谷川浩二的鼓更赋予了他们无尽的能量,abs凭借他们在live上表现出的高超实力把我彻底征服。1969年出生的柴崎浩,令人惊异地保持了不老容颜,技巧更加高超,态度也更加鲜明。这个单纯而沉默寡言、除了音乐以外没有任何其他爱好的男人,不会去搞什么唱片公司,也不会去提携什么新人,不会琢磨着谋求什么音乐界教父地位。几十年如一日,他只是执着地练琴、练琴、练琴。他没有什么摄人魂魄的气场,但当他拿起琴,你会坚定不移地相信他就是被音乐之神选中的那个人。跌宕起伏二十年,他没有走火入魔,没有被摇滚界的阴暗面侵染,结了婚,有了孩子,组建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只能说,他身上有太多太多人所缺少的,真正宝贵的东西。 
   
  他身后依旧有一众支持他的人。在nico上看过一个视频,他给相川七濑伴奏,台下有男fans激动地叫“Hiroshi”,满屏幕飘的评论都是“柴崎神”、“abs最高柴样”之类的字样,相川反而鲜有人提及了;还有真实存在的“柴Team”,他们每次去看abs的公演都一定要订位置靠右边的票,有人已经追了公演16年;网络上也不乏“受到柴崎浩影响而使用PRS”的练习《Howling》的男孩们。柴崎浩的影响力,远比很多人想象得要大。 
   
  上杉升则和wands的贝斯miya38(09年因为癌症,不幸去世)带头组建了VR乐团猫骗。歌词一如既往地保持着高格调,乐团签在独立厂牌下,不受拘束地歌唱着自己的摇滚梦想。从始至终,他都保持着一个真正的摇滚音乐人的骄傲。上杉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对于真正的艺术家而言,名、利、数量庞大的女歌迷和摇滚名人堂都是无关紧要的,在他自己的舞台上,他绽放出万丈光芒,即便不再万众瞩目,但他只按自己的规则在世间飞翔。当我们还是孩子时,我们坚信自己不会低三下四,卑躬屈膝,我们会以摇滚的态度,顶天立地;最终我们长大了,却不得不对着现实低下高昂的头颅,输给无法克制的物欲,渐渐放弃了年少时秉持的原则与梦想,与自己内心的呼唤背道而驰,因为各种各样的顾虑不敢也不愿去追逐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也许我们中鲜有人能做到像上杉升这样,但看他有人像他这样生活、这样歌唱,真好。 
   
  曾有人在柴崎的博客上留言提过wands重组,后面跟了一帮人煽风点火,不巧戳了他,闹到最后要经纪人出面调停;abs和猫骗,从风格上和定位上,都走向了不同的道路。这二人在各自的世界里,和新的搭档,也擦出了更耀眼的火花。我当然会怀念wands的黄金时代,也会痛惜自己生不逢时没能和他们同步成长,但我所喜欢的,是全部、全部的柴崎浩。在写这篇的时候,我一直在听柴崎浩09年为吉他杂志的比赛创作的课题曲,它带给我的震撼,我已经描写不出来了。他在远离聚光灯的地方所付出的努力和所展现的实力,才是最动人的。 
   
  现在的不少乐队,忙着泡名模上八卦杂志嗑药拍电影搞代言闹不和乃至贩卖也不知道他们自己到底懂不懂的政治理念,却不回去好好练琴写歌,逐渐忘却了当初给了他们那么震撼的摇滚乐的快乐;在这个鲜有人愿意为音乐牺牲些什么、只想从音乐里索取些流于表面的肤浅事物的浮躁年代,我由衷地感谢坚持着的上杉升和柴崎浩,即便懦弱如我终究无法变得似他们般拥有豁出一切的勇气,但他们已经给了我对未来和对自己的信心和希望。理应明白,生活的意义并不单纯地在于爬得更高或者活得更有型,把握原则,弄清真正想要的,丝毫不屈服地、顶天立地、真诚而热情地活下去,才是最摇滚的。



评论
热度(43)
  1. obliviousWinter Heliotrope 转载了此文字
  2. 星月童话時空忍術的秘密 转载了此文字
  3. 時空忍術的秘密旋转木马的音乐盒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上杉升灌篮高手的粉丝路过
  4. 旋转木马的音乐盒 转载了此文字
    2012年上杉升和织田哲郎在ASL的现场再现另一个ROCK世代.
  5. 旋转木马的音乐盒Winter Heliotrope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对于这篇杂谈,我有些感受,玩自己的音乐,走自己的路,发自己的帖,enjoy分享的过程,直到世界
 

© 時空忍術的秘密 | Powered by LOFTER